富顺门户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蔚来的生死时速:从疯狂扩张到紧急刹车 美国团队让公司栽了跟头

魏莱自成立以来的五年里,一直受到追捧、质疑和轻视。在寻找金钱、人力和资源的过程中,他也经历了起伏。12月,威来宣布11月交货,销售额连续四个月创新高。一切似乎都回到了业务的起点,公司开始了新的攀升。总体而言,汽车工厂的扩张“缓慢”,而威来的扩张速度已经超过了所有有汽车背景的员工和高管的预期,每月新增员工超过100人。3到2018年底,国内外环境的变化迫使李斌立即刹车。他需要让公司平稳地着陆,即使速度较慢,他也需要让公司前进。4如果来自互联网和汽车行业不同背景的人只造成团队之间的摩擦,那么中美团队之间的融合就导致了李斌的失败。5ES8的推出是对威来高端品牌形象挑战的开始。ES8在硬件层面上无可挑剔,但在交付之初,软件系统中存在许多问题。从朋友圈来看,魏莱应该是一家持续烧钱、不时出现问题、不可靠甚至死亡的公司。然而,在威莱应用的车主眼中,威莱是一家非常诚实、服务好、信誉好、负责任的公司。

这是一场不能输的战争,因为他知道一旦魏莱输了,后者获胜的机会将更加渺茫。

来源:腾讯新闻《潜望》

作者:王攀

编辑:高雷宇

如果明天是魏京生的最后一天,你会怎么做

2018年年中,威来创始人李斌在公司内部的一次会议上突然问用户开发副总裁朱江。这时候,魏京生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当被问及此事时,朱江无言以对。

2019年底,朱江在接受腾讯《潜望》采访时回忆说,李斌说这句话的原因是他觉得公司的危机意识不够,提醒大家做好应对未来可能面临的挑战的准备。

2018年9月威来首次公开募股后,李斌不止一次在内部提到,2019年将是威来最艰难的一年。威来人力资源高级总监辛格表示:“他说,我们在未来一段时间没有多少好消息,因为好消息已经在前面被消耗掉了,除非新车上市或ES6交付后销量良好。”。

李斌在公司的管理战略会议上也做了一个比喻:“我们现在就像一架起飞的飞机。飞机起飞和降落过程中发生空难的概率最高,起飞过程中最常见的问题是失速。我们做出的每一个决定和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确保飞机平稳前进。”

形势很快急转直下。自2018年以来,中国汽车总销量直线下降,贸易环境发生变化,特斯拉登陆上海,新能源汽车补贴减少,ES8自动点火和召回结合在一起,一针见血。

尤其是最大的竞争对手特斯拉已经进入中国。上海为其提供了大量廉价土地,近一百亿银行贷款,甚至取消了魏京生在上海建厂的计划。在今年的上海车展上,威来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秦李鸿告诉腾讯《潜望》,虽然没有“大规模建设”,但威来在上海的工厂已经在建一年多了。上海工厂的倒闭,甚至伟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上市,都是美国投资者集体诉讼的主题,他们声称存在虚假或误导性的陈述。

各种负面因素加在一起。最直接的表现是2019年第二季度威来汽车销量低于预期。此外,在财务报告发布当天临时取消电话会议损害了市场信心,导致其股价单日暴跌28%,至1.97美元。随后几天,该股一度跌至1.19美元,较上市后的最高股价13.80美元下跌逾90%。

维莱副总裁告诉腾讯《潜望》,维莱首次公开募股时,美国股市非常好。当时,魏莱已经担心美国股市的总体趋势是否会从好的状态回落。因此,威来的股价必然会随之下跌,不利于后续融资

2014年8月,一家汽车企业在吉林省省会长春举办了一场活动。李斌和秦李鸿分别被邀请参加活动。他们是北京大学的同学,但他们不知道对方要来。久别重逢后,两人举杯畅饮。喝了三轮酒后,两人开始谈论开一家电动车公司。

秦李鸿向腾讯《潜望》回忆说,一周后的一个晚上,他坐在亚运村一家酒店的大堂吧里,等待刚刚出差回来的李斌。关于如何造一辆车,两人聊到凌晨。李斌说,他已经思考这个问题好几年了,并准备在不久的将来采取行动。秦李鸿看到这是一个宏伟的目标,觉得个人成败和可能的风险不再重要,于是他们一拍即合,决定成为中国独立的高端电动车品牌。

同一个月,他们两人开始同时在北京和上海招募人员。李斌拿出100万元,转到负责租赁写字楼、装修和注册北京公司的员工伟来004的王志娟银行卡上。秦李鸿招聘员工的同时,李斌也忙于为公司融资。

早在2013年,李斌就跑到雷军的办公室,告诉对方他想将来造一辆车。雷军一听,觉得自己是另一个骗子,因为许多人发现自己以前也讲过同样的故事。然而,当李斌表示愿意在该项目上投资10亿元时,雷军被他的决心所感动,并告诉李斌扣动扳机,告诉他将首先投资。

2014年底,李斌带秦李鸿去梁马桥顺的办公室取钱,又问雷军。雷军告诉他们小米是如何在创业之初让社区变得非常活跃的。他还向他们介绍了小米的联合创始人黎万强。黎万强还详细介绍了小米打造社区的经历。在某种程度上,这使得威来应用成为电动汽车车主最活跃的社交平台之一。

在李斌的游说下,董强、李翔、腾讯、高启和红杉资本都同意参与投资。魏莱的首轮融资涉及李斌自身投资1.5亿美元,而李翔、刘董强、腾讯、高启和红杉各投资3000万美元。

从左到右:联合创始人郑贤聪、前北美CEO吴李思、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秦李鸿、创始人兼CEO李斌

2015年,李斌为了在海外汽车行业寻找人才,共出国17次。然而,要达到欧洲汽车工业的领先地位并不容易。那年夏天,李斌在巴黎车展上以“车易网”采访的名义会见了许多欧洲汽车业领袖。最终,前马自达首席运营官、福特欧洲CEO和玛莎拉蒂全球总裁马丁利奇(Martin Leach)加入威来担任联席总裁,并领导电动超级赛车EP9的开发。

今年年底,曾担任摩托罗拉首席技术官和思科全球首席技术官的吴李思也加入威来,出任威来北美首席执行官。吴李思在魏莱加盟之初给她带来了巨大的明星荣耀,尤其是美国媒体和资本市场对公司的关注,但这也成为李斌后来不得不处理的一个问题。

在制造汽车的过程中,威来一直采用特斯拉式的“降维罢工”策略。第一步是制造性能最高、难度最大的汽车,第二步是制造性能中等、难度中等的超级跑车,第三步是发布最容易实现的量产模式。

2017年12月16日,数万人聚集在北京五棵松,拥有8架包机、60节高速铁路车厢、19家五星级酒店、160辆公交车和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梦龙乐队。魏莱在第一辆生产车ES8的发布会上赚了一大笔钱。

这个记者招待会很难找到。威来的许多早期员工已经到达会议厅,并会当场观看新闻发布会。然而,一些熟悉威来的人想暂时看新闻发布会。最后,维莱员工不得不放弃车票,打车去北京长安街的东方广场维莱中心观看直播。

那天晚上19点,李斌站在舞台中央,为他长达1116天的汽车制造生涯给出了一个完美的答案。那天晚上,t

晚上,威莱应用程序涌入大量订单,数千人支付ES8利息。全国300多个城市都下了订单,远远超出了李斌的预期。会议还直接改变了威来的城市经营战略。威来最初计划在2018年只进入中国的10个主要城市。即使这10个城市之外有订单,威来也拒绝了。然而,由于发布后的订单超出预期,威来决定选择用户基数大的地方,增加12个城市布局,并接受来自全国各地的订单。

这次会议也使得威来的融资更加活跃。在2017年上半年的第三轮融资中,威来仅刚刚达到融资额度。然而,在ES8发布后的第二轮融资中,机构争相获得威来的投资份额。一位维莱投资者告诉腾讯《潜望》,在维莱进行新一轮融资时,很多人都不容易获得股票。当时,一个组织发现快乐资本的创始人刘二海熟悉李斌,并希望对方将股票卖给他们。刘二海不情愿地解释说,地主家庭也没有多余的粮食。

这次新闻发布会也改变了一些人的生活轨迹。晚上,除了俞洪敏、李湘、张泽天等名人,还有一位汽车业名人也静静地坐在舞台下。他的名字是沈峰,沃尔沃中国研发公司前总裁。

沈峰向腾讯《潜望》透露,李斌在2015年通过中间人联系过他,但他甚至没有想法去见李斌,所以他没有见面就直接拒绝了。2017年夏天,李斌再次找到沈峰,希望他能加入魏延。他仍然犹豫不决。

ES8发布当晚,沈峰给汽车行业的许多老朋友发了微信,询问他们对魏京生当天的发布有何看法。他的前同事、前沃尔沃汽车(中国)销售公司首席运营官柳岩回答说,三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开发和应用这么多传统汽车公司所没有的高科技技术不应该是全部的钱。他问沈峰作为研发专家的想法,沈峰说他会在几天内给出答案。10天后,恰逢圣诞节,沈峰向李书福递交辞呈,并宣布他将与魏莱一起负责质量管理。

整合、裁员和降低成本

魏莱从汽车、互联网、信息技术、供应链等多个行业招聘员工。不同背景员工的融合已成为李斌面临的一个难题。成立之初,威来采用了许多不同于传统燃油汽车公司的做法,这也让许多汽车行业的同事在刚加入时感到茫然。

魏莱的人力资源高级总监辛格告诉腾讯《潜望》,他和李斌开会讨论公司的加班制度,并提到既然加班应该付给员工,李斌问为什么有必要这样做。李斌进一步解释说,他不希望员工与公司成为交换关系。今天公司给员工增加了一个小时,明天员工会过来问公司想要多少。

总的来说,汽车工厂的扩张是“缓慢的”,威来的扩张速度超过了所有有汽车背景的员工和高管的预期。2015年底,秦李鸿与公司内部人力资源部召开会议,告知人力资源部在2016年春节后每月招聘100人。人力资源部完全愚蠢,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根据汽车行业的惯例,它每月最多只能招聘10人。但是到了4月和5月,魏莱已经每月增加100多名新员工。

互联网上出生的人自然喜欢平等开放的工作氛围,但汽车行业的人更注重高层次和低层次之间的区别,并根据他们的级别对他们区别对待。最初,李斌并不打算为自己和高管们设立一个独立的办公室。然而,考虑到许多有汽车背景的高管相距太远,无法适应,该公司仍为副总裁以上的高管设立了一个独立的办公室。但是,规定老板办公室不得超过12平方米,所有办公室应设在没有窗户的地方

事实上,威来最初将国内一线城市的旅游酒店标准定为900元,与世界500强持平。然而,2018年春节过后,威来决定削减成本,并将标准改为700元。根据小米的出行标准,很多人认为威来乱花钱,但以汽车行业的标准来看,威来并没有超过行业平均水平。

魏莱的高级副总裁黄陈侗曾经为SAIC工作。当时他住的旅游酒店标准是1500元。他可以在北京呆四个季节。飞行一直是商务舱。然而,在威来,黄陈侗只能坐经济舱,超出酒店标准的部分需要自己掏钱支付。

降低旅行和住宿标准是威来成本控制的一个缩影。威来的另一个主要成本控制策略是裁员。8月22日,李斌发布了一封内部信函,宣布到9月底,该公司将在全球裁员1200人,调整后的员工人数约为7500人。据悉,魏莱的裁员主要集中在非核心业务和运营支持部门,对研发和用户服务等战略核心部门影响不大。

在李斌的内部信件发出之前,魏莱已经为此事准备了两三个月。魏莱的人力资源部参与了整个过程。在《李斌邮报》发行之前,人力资源部需要从法律层面进行准备。更重要的是,它需要确定谁离开了。这是一个极其痛苦的过程。“很多人哭着离开了。我们一起战斗,对这家公司有感觉。”魏莱的人力资源高级总监辛格说。

然而,魏阿来一年前根本不在这种状态。人力资源部每天都忙于招聘员工。整个2018年,威来招聘了大约6000人,每周有100多名新员工在工作。

但是到2018年底,国内外环境的变化迫使李斌立即刹车。他需要让公司平稳地着陆,即使速度较慢,他也需要让公司前进。此外,2019年8月,为了帮助公司尽快渡过难关,几位高管自愿申请将工资减半。

如果来自互联网和汽车行业不同背景的人只造成团队之间的摩擦,那么中美团队之间的融合就导致了李斌的失败。2017年3月,李斌将魏莱的核心管理层带到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在那里他会见了魏莱的北美CEO吴李思。后者驾驶一辆全新概念车从位于加州硅谷的魏莱北美总部飞到奥斯汀参加西南音乐节的南方,向外界展示魏莱的设计和研究能力。

3月11日上午,在奥斯汀的一个时尚空间,几十台摄像机对准舞台中央。随着李斌、秦李鸿、郑先聪和吴李思等核心高管从车上拉开窗帘,威来概念车EVE首次向公众展示了它的真实面目。几乎每个人都被EVE的设计感动了,现场受到了热烈的掌声。几位魏莱高管也非常兴奋。他们拥抱、握手并互相拍照。然后李斌、秦李鸿和吴李思来到车上拍照。场景非常和谐。

然而,一名辞去北美工作的员工向腾讯《潜望》透露,在2017年夏天,伍斯利发现自动驾驶是一个好方向,外界也认可了该团队的所作所为。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和两队之间的冲突,她想独立出来,带领魏京生去北美分别筹集资金。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魏的ES8早期交付的用户体验。在“北美”ES8交付中发生的事情是对威来高端品牌形象挑战的开始。ES8在硬件层面上无可挑剔,但在交付之初,软件系统中存在许多问题。

ES8系统升级堵塞长安街道路一个小时,突然驾驶时黑屏崩溃等。这些都是魏莱的负面消息。许多人会认为这是时任威来软件副总裁庄莉的责任,但事实并非如此。

一切都始于中美团队之间的分工。一位与庄莉共事的人曾告诉腾讯《潜望》,威来软件大战
Warning: Unknown: open_basedir restriction in effect. File(/opt/rasp_php72/logs/plugin/plugin.log.2020-01-24) is not within the allowed path(s): (/www/wwwroot/) in Unknown on line 0

Warning: Unknown: failed to open stream: Operation not permitted in Unknown on line 0

Warning: [OpenRASP] Fail to open php_stream of /opt/rasp_php72/logs/plugin/plugin.log.2020-01-24! in Unknown on line 0

Warning: Unknown: open_basedir restriction in effect. File(/opt/rasp_php72/logs/plugin/plugin.log.2020-01-24) is not within the allowed path(s): (/www/wwwroot/) in Unknown on line 0

Warning: Unknown: failed to open stream: Operation not permitted in Unknown on line 0

Warning: [OpenRASP] Fail to open php_stream of /opt/rasp_php72/logs/plugin/plugin.log.2020-01-24! in Unknown on line 0

Warning: Unknown: open_basedir restriction in effect. File(/opt/rasp_php72/logs/plugin/plugin.log.2020-01-24) is not within the allowed path(s): (/www/wwwroot/) in Unknown on line 0

Warning: Unknown: failed to open stream: Operation not permitted in Unknown on line 0

Warning: [OpenRASP] Fail to open php_stream of /opt/rasp_php72/logs/plugin/plugin.log.2020-01-24! in Unknown on line 0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伟来北美CEO吴李思希望带领北美团队独立筹资,使得中美团队之间的沟通更加糟糕,中国总部的许多资源无法调动。

NIO Pilot负责人告诉腾讯《潜望》,威来的自动驾驶辅助系统NIO Pilot分工明确。美国团队负责硬件和底层软件,而中国团队负责顶层软件。然而,团队游戏发生了一些变化。美国团队有更强的话语权,中国团队在这方面需要逐步向美国汇报。最初NIO试点项目可以实现全部功能,但当时它只是部分功能。背后的根本原因是美国队减少了与中国队的交流,因为伍斯利希望北美独立。

上述从威来北美辞职的员工告诉腾讯《潜望》,2017年下半年,吴思丽正式向李斌伸出手,表明她不希望威来北美只是威来的研发中心,而是一家独立的公司,她想自己融资。在这个过程中,中美团队之间的沟通出现了更多障碍,魏莱的软件系统不再完全由总部控制。

李斌最终同意了伍斯利的提议,魏来到北美为独立融资开辟了道路。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事情没有按照伍斯利计划的路线发展。她最初对资本追求的期望没有实现。缺少威来汽车作为运输工具。美国投资者并不仅仅认可威来在北美的自动驾驶。2018年初,伍斯利未能筹集到资金,不得不让魏京生回到北美回到总部。几个月后,吴李思在威莱北美的管理权不复存在,她选择在威莱首次公开募股后的三个月内离开。

2018年夏季,威来重新调整了北美团队的组织结构和汇报关系,任命特斯拉前副总裁兼首席信息官伊盖天(Yigaitian)为威来北美全球数字发展和运营的常务董事、首席信息官和副总裁,向李斌汇报。

虽然这件事最终得到了解决,但它也耽误了几个月的宝贵时间。如果ES8在交付开始时具有软件运行的当前稳定性,那么早期的负面信息就可以避免。

魏对北美的访问可能会提醒李斌,当他向雷军寻求建议时,雷军问他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李斌表示,该产品能否满足用户的期望,但雷军表示,最大的挑战是团队整合。

当所有高管的电话同时响起

2018年7月10日,上海市政府与美国特斯拉公司签署了合作备忘录,特斯拉工厂被确定位于上海,这意味着威来将面临直接竞争对手,至少在新车价格方面,两者将直接匹配。

当人们认为战争迫在眉睫时,这两家公司以同样的方式攻击了雷。

2019年4月21日晚,一辆特斯拉汽车突然在上海徐汇区一个小区的地下车库冒出白烟,然后起火。那天晚上,得知此事的黄陈侗高级副总裁魏莱非常紧张,并预感到可能会有事情发生。第二天一早,他打电话给电池主管,要求他远程检查魏莱车主的电池安全。

今天下午,威来的几位高管聚集在上海安亭总部20楼的办公室,开了一个月度会议。当每个人都在讨论5月份的工作计划时,现场所有高管的手机几乎每分钟都在同一时间被拨打。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并触发系统自动呼叫公司的所有高管。

黄陈侗拿起电话,立即接听。电话的另一端响了起来:“Xi 安XX区发现了一个异常电池。请要求您的团队尽快联系相关人员,为解决问题做好准备。“

威来有一个后台系统,可以监控所有汽车的电池使用情况。一旦发现电池安全异常,系统将自动报警,并呼叫总共30到40人,包括李芹的李斌

5月16日晚,魏来供电管理副总裁沈飞正在浦东与某人交谈,这时电话又响了。他拿起电话,发现系统已经自动拨号了。他的脸色突然变了。结果发现上海嘉定的另一个ES8发生了自燃。其他接到电话的同事,像他一样,都希望这个案子的幸运心理会被打破。

15分钟内,魏莱的一线工作人员已经到达事故现场。沈飞觉得浦东离嘉定太远,来不及赶到,所以他打电话了解情况,安排工作。第二天一早,沈飞开车来到事故现场。当他通过高速公路时,刘欢的《从头再来》正在车里玩。当时他绝望了,几乎崩溃了。难道这不是为了让人活着吗?真的有必要重新开始吗?当他离开高速公路时,他终于平静下来,不想让他的同事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幸运的是,魏莱通过分析前两起事故的电池数据发现了两者之间的相似之处,并开始预测其他电池事故的可能性。在威来,有两个团队负责电池管理。黄陈侗的团队有10名工程师24小时值班。他们特别负责成为“检察官”,制定标准,根据数据判断哪些电池是正常的,哪些车主的电池可能有问题。他们给沈飞的团队一份可能每天都不正常的电池清单,而沈飞的团队则负责成为“警察”。他们根据“检察官”给出的清单联系全国各地的城市总经理,然后与车主自己沟通,取回可能异常的电池进行检查。

在自燃发生后的一段时间内,黄陈侗团队的工程师将列出当天最有可能存在隐患的电池清单。由于世界上没有预测汽车电池故障的先例,他们不能完全确定这些电池是否有任何问题。然而,由于名单每天都在更新,工作量也大大增加,他们不得不赶快联系车主。然而,他们在与时间的赛跑中输了。在联系车主取回电池的过程中,伟来高管的所有电话再次同时拨打,第三次ES8自动点火发生在武汉。当他们回去查看潜在电池清单时,发现这辆车赫然列在当天的清单上。

6月27日早上,黄陈侗团队的一名工程师递交了一份当天可能存在隐患的ES8电池清单。石家庄的一位车主把电池放在了首位。由于魏莱当天即将宣布召回部分批次的ES8电池,黄陈侗表示,下午宣布召回后,他将尽快召回车辆。然而,几乎与此同时,威来的所有高管都被再次拨通了电话。石家庄车主的电池成为第四次自燃。几个小时后,威来宣布了几批ES8电池的召回计划,总计4803台。

事发后,魏莱的内部部门多次尝试和反思。令李斌欣慰的是,召回4803辆汽车花了两个月的时间,但不到一个月。上述人士表示,在一次内部会议上,一些高管谈到此次召回,这无疑是不幸的,但让人感到有点幸运的是,威来从一开始就使用了动力交换模式将汽车与电池分开,所以如果电池出现故障,只需要更换电池,此次召回只需要用电池更换车主,整个过程只需要几分钟。

在此过程中,威来还培训了一套成熟的电池监控技术。沈飞告诉腾讯《潜望》,在威来宣布召回的那天,他“接种”了李斌,说你应该做好准备。召回这么多汽车需要时间。为了避免更多事故,威来首先优先召回高风险电池。除了那天石家庄的事故,没有类似的情况。

然而,这起事件对威来品牌造成的损害也是显而易见的,很多报道都使用了《蔚来ES8又双自燃了》这样的标题。“每年都有数万起自动点火事故发生。如果你不相信我,梅赛德斯-奔驰、宝马、奥迪和特斯拉有更多的自燃事故

在此期间,许多车主或潜在车主也陷入恐慌。已经付了押金的车主说他们将拭目以待。他们并不担心事故本身。毕竟,几乎所有品牌都有自燃事故。他们担心伟来不会为了减少负面影响而宣布事故原因,或者像一些外国品牌一样推卸责任,最终事故会消失。幸运的是,魏莱的最终处理向车主们显示了诚意。

李斌当时在一封公开信中说,他对这种情况感到非常自责和难过。他使用更换电池组的方法来消除潜在的安全隐患。虽然这是最昂贵的方法,但对魏莱来说却是最令人放心的方法。

一个在李斌旁边工作的人告诉腾讯《潜望》,这件事从一开始就让李斌非常害怕。在那段时间里,他几乎睡不着,看起来很明显很担心。如果因为魏莱给车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那就违背了李斌创业的初衷。"直到找到原因并宣布召回,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两个”魏莱成立五年来,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舆论在没有任何人控制的情况下把它分成了两个极端。你从你的朋友圈里看到的公司应该是一个持续烧钱、不时有问题、不可靠甚至会死亡的公司。然而,你可以从威来应用程序中看到,威来在所有者眼中,但它也是一家非常诚实、服务好、信誉好、负责任的公司。简而言之,这个星球上有两个完全相反的“卫来”。

威来已经交付了近3万辆汽车,并在车主中建立了自己强大的服务和声誉。ES8自燃期间,一些潜在车主害怕,不敢下订单。然而,现有车主对该公司的认可并没有太大变化,因为他们更关心蔚来对此事的反应和处理态度,而不是事件本身,特别是与特斯拉当天自燃的傲慢反应相比,蔚来的处理确实需要很多诚意。

特斯拉的“4.21”自燃事故也引起了外界的关注,作为全球两个月来第四次S型自燃,并没有引起政府足够的重视。特斯拉在6月28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不存在系统缺陷,这是由位于汽车前部的单个电池模块故障引起的个人事故。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提到通过在线旅行社(OTA)的空中升级来更新充电和热管理系统,但实际上它采取了措施来限制车辆的电池容量。

2019年7月31日,在威来自燃三个月后,权威质检机构京东电力(J.D. Power)发布了一份关于中国新能源汽车经验的研究报告。基于30个省份、21个品牌、41款车型和2770名受访者得出的结论,威来超越宝马成为新能源汽车质量第一的公司。此外,威来ES8也成为大中型纯电动汽车质量第一。

蔚来执行副总裁兼质量管理委员会主席沈峰当时应邀到京东电力领奖。他在现场遇到了汽车行业的几个老朋友。他的一位同事说,威来已经在服务方面设定了一个极端的基准。这给其他制造商带来了很大压力。一旦威来变大,其他制造商应该怎么做?“人们会互相比较。不久前,一辆奔驰ES8与一辆奔驰GLC相撞。我们如何为车主服务?奔驰车主目瞪口呆。”沈枫说道。与传统汽车公司相比,

Weilai模式有很大的不同,它不通过4S店这样的中介经销商,而是直接联系车主。购买传统豪华车的车主经常会遇到问题,比如4S商店和汽车公司之间的相互拖延或推诿责任。伟来是率先亲自为用户服务的人。广州ES8车主远在他乡,他因操作失误公开要求在威来应用上归还他的车。由于及时处理客户服务和李斌本人的安抚,她现在已经成为威来的超级粉丝。她很遗憾自己最初的举动给威来带来了很多负面报道。

2019年11月14日,安的儿子

可以说,魏莱在车主中的声誉是由这些小事建立起来的。在这种公开的赞扬下,许多对外界来说似乎很奇怪的事情实际上已经发生了。自2019年8月以来,来自上海、深圳、青岛、济南、沈阳、武汉、东莞、晋城、滨州等地的数十名车主已经用自己的钱为魏京生做广告。

11月1日,上海ES6车主高贤波甚至为上海强生出租车公司的所有出租车屏幕付费做广告。看着12,000个巨大的手机屏幕,上面贴着在街上来回移动的威来广告,威来总裁秦李鸿感动得热泪盈眶:“我们在前世一定拯救了银河系,只有今生我们才拥有最好的用户。”

根据魏莱今年9月发布的数据,其近一半的新用户来自老车主的推荐,这远远高于传统汽车公司的数据。青岛一家餐馆的老板徐明军在购买ES8后的12个月里邀请了31位朋友试驾魏莱,其中14位最终购买了ES8或ES6。

车主对威来的热爱甚至让汽车行业的同行也感到惊讶。一家传统汽车公司的营销副总裁告诉腾讯《潜望》,他们对威来应用的高活动度和威来车主的“提货”能力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发现这两件事真的无法得知。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这两种型号不同。传统汽车公司通常不与用户直接接触,主要是通过经销商的中间环节。

然而,即使车主非常喜欢,李斌对车主口碑销量快速增长的预期也没有到来,因为这些车主的声音被更大的声音掩盖了,这也是魏莱陷入困境的重要原因。自从魏莱发布ES8后,公司面临着一个充满爱与恨的两极分化的世界,没有中间立场。尽管维莱在车主中得到高度认可,但许多汽车评论家从头到尾都不赞成维莱的车型,一篇接一篇地质疑。他们认为维莱的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它的良好服务是在烧钱的前提下实现的,维莱透支的是明天。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伟表示,魏京生去年提交的答案只能用“失败”来评价。中国没有一家新能源汽车制造企业值得投资,因为整个汽车行业需要花费200多亿元,至少需要10年的时间来检验其成功。新能源汽车制造的真正机会仍然在于传统汽车企业。

威来通信部的一名前员工告诉腾讯《潜望》,关于威来还有很多类似的评论和对其商业模式的质疑,其中一些直接传到了李斌。他告诉他的同事,只要不影响车主的情绪,这些疑虑是正常的,这个世界不欠你理解。

魏莱传播部前员工表示,大多数权威媒体一般都是基于事实或数据,这被李斌认为是“正常的”,但李斌的三种观点中有一些因为媒体展示的下限而需要更新。38日,汽车公司多次从媒体上质疑威来,但许多威来车主并不同意。双方吵了一架。愤怒之下,38号在微博上公开谴责了威来的主人是一只狗。李斌无法忍受,认为这已经上升到人身攻击,并要求从38日开始公开道歉。

李斌曾经在车易网有一个下属刘悦。后来,他成了汽车的自我媒体“权力人”。他一直不赞成魏莱的模型。他写了许多文章并对它们进行了质疑。李斌觉得文章的内容毫无根据。根据刘悦自己的说法,为了显示他的诚意,李斌上前和他谈了几个小时,但他不为所动,双方分手了。最后,由于不可调和的矛盾,双方直接诉诸法庭。

审判期间,《石杰》发表了另一篇文章《蔚来正与多家律所洽谈破产清算》,被广泛转载,直接导致一些感兴趣的车主改变购买决定。直到魏莱声称对方已经报案,“石杰”才主动删除了这篇文章。不久之后,“丁伟”又发表了这篇文章,但并没有推它。相反,它以链接的形式在朋友中传播文章。

一家新汽车制造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分析腾讯《潜望》:

李斌时报

一位威来投资者曾在北京驾驶滴滴快车。司机看到前面有一辆威来车,主动谈论威来车的许多负面影响以及它有多贵。乍一看,这是不可靠的。投资者有点无助,必须向对方解释他开车去过那里,并且有很好的经历。然而,投资者在威来的投资尚未赚到一分钱,他仍在狱中。他略带不满地对腾讯《潜望》说:“我也知道蔚来的车不错,车主受到高度赞扬,但为什么最终会变成连街上的出租车司机都觉得很消极的局面,蔚来和李斌也应该反思吗?”

可以预见,基于“两个韦莱”的争论不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停止。

最困难和最重要的一年

正如李斌一年前预测的,2019年确实是魏建国以来最困难的一年。在这种情况下,说坏话一度成为主流。有些人甚至认为该公司即将倒闭,但李斌不这么认为。一方面,魏京生从2018年底开始了一系列“瘦身”改革,以节约成本;另一方面,李斌在业务初期投资10亿元后,将于2019年再次投资魏京生。

在此期间,魏莱不仅解雇了员工,还招募了核心人才。2019年6月1日,时任华米科技首席建筑师的硅谷华人张磊受邀加入魏莱。几天后,章雷在魏的上海总部会见了李斌和秦李鸿。经过深入交谈,他发现两位老板非常坦率,承认目前的困难,并指出困难仍然在控制之中,并非毫无准备。

张磊假装是一个感兴趣的车主,来到合肥威来中心。在经历ES8和ES6之后,他认为这两种产品在类似的产品中确实非常有竞争力。然而,在网上搜索魏莱的相关报道后,他发现了许多负面报道,并再次开始犹豫。

张磊告诉腾讯《潜望》,他随后与六位朋友进行了详细的磋商,包括投资者、魏莱内部人士、前员工、一家传统汽车公司的高管等。关于他是否应该加入魏莱。经过详细讨论,其中三人建议他做出谨慎的决定,两人说他可以考虑。只有传统汽车公司的高级经理建议他不要错过,因为魏莱仍然是这家新汽车制造公司的第一名。两个月后,张磊来到北京中关村软件园,向华美科技CEO王黄递交辞呈,随后加入魏莱担任软件开发副总裁。

然而,李斌不仅面临人才的流入和流出,还面临公司资金的流入和流出,以及车主人数的快速和缓慢增长。李斌曾在威来说过,要创业,你必须能够承受最终的压力。现在他承受着最大的压力。一方面,他需要完成下一轮融资;另一方面,他也需要增加汽车销量。

随着中国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在2019年6月减少,新能源汽车的月销量自7月以来出现同比下滑,10月和11月的同比降幅甚至超过40%。然而,几乎每个人都不乐观的情况下,魏来到下半年的汽车销售已经完成了上升的趋势。自8月份以来,威来汽车销量逐月增长,交付量连续4个月创下年度新高,全年预计交付量近2万辆。

上海威来总经理夏清华告诉腾讯《潜望》,如果产量能跟上,实际交货量还会更多。至少从上海市来看,实际交货量和新订单数量之间仍有一定差距。

夏清华解释说,与过去相比,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当所有车主通过威来应用程序下订单并等待生产时,威来商店像其他汽车公司一样销售汽车的情况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许多人问他们是否能在试驾后立即离开,这给威来带来了甜蜜的麻烦,导致许多地方甚至出售他们的汽车,并迫使所有地方匆忙从其他地方转车。也就是说,在过去,车主习惯于在线了解汽车,然后通过应用程序从在线预订汽车到离线预订。离线只是为了试驾和定稿,但是

在新车销售中,威来在车主中的声誉发挥了巨大作用。以上海为例,超过50%的新车销售来自老车主的推荐。夏清华的团队有几名来自奔驰、雷克萨斯、特斯拉等同行的门店经理。那些年,这些人出售其他奢侈品牌的汽车。值得注意的是,新车销量的20%至30%来自老车主的推荐,而50%几乎是一个不可想象的数字。基于这样的数据,夏清华肯定会判断,随着车主数量的增加,口碑效应只会越来越强,新车销量会越来越快。

威来下半年在NIOSHOUSE(威来中心)外新成立的线下店铺NIO Space(威来空间)迅速推广,这也给销量带来了明显的帮助。上海有三个NIO Spaces,每个占地1000平方米,四个NIOSpaces,每个占地仅50-200平方米,但每个NIOSpaces带来的销量几乎与NIO SPACEs相同。

夏清华告诉腾讯《潜望》,11月初的一天,李斌在上海总部与威莱市总经理举行了一整天的会议。会后,每个人都被邀请在晚上一起吃饭。晚宴上,李斌告诉该市的总经理,随着每月交付2000多台和每月近10亿元的现金收入,威来已经越来越成为一家健康的公司。此外,李斌还表示,销量的增加将增强威来资本市场的信心。

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威来副总裁朱江问李斌,你是如何度过换车的最困难时期的?李斌回答说,当他在换车时遇到困难时,他咬紧牙关,勇往直前。他还到处寻找借钱支付工资的人。那时,他口袋里几乎没有钱,每天不得不乘公共汽车上下班。最后,他公开了。通过这些话,李斌告诉他的同事,初创企业肯定会经历非常困难的时期。

回到2014年8月,李斌和秦李鸿在北京的一家酒店大堂酒吧聊到深夜。李斌表示,电动汽车是中国成为国内高端品牌的难得机会。既然如此宏伟,一旦决定这样做,他个人的成败和可能遇到的风险就不再重要了。“今天的情况,我们从第一天就想到了。汽车工业是一场长跑。十年内不要谈论输赢。”秦李鸿说道。

对李斌来说,这是一场不可输的战争,因为他知道一旦魏莱输了,后者获胜的机会将更加渺茫。



富顺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drsyd.cn 技术支持:富顺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