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顺门户网
日期归档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乡村振兴不能单靠村里的“状元”

最近,一份名为《培养出18位博士硕士“状元村”,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的报告引起了热烈的讨论。文章讲述了山东泰山脚下的瓦里村。多年来,9名医生、9名硕士和60多名大学生得到了艰苦的培养。然而,这些在城市找到好工作的初中生无法阻止家乡的空心化。

地区之间以及城乡之间教育资源的不平衡使得“背景越差,上学越差,找到工作越差”的“螺旋式下降”成为一个艰难的现实。尽管如此,少数村庄依靠其对教育文化遗产的重视和对“知识改变命运”价值的坚定认识,提交了一份答卷,以打破公众在教育竞赛中的陈规定型观念。

在“状元越来越好”的格局下,瓦里村并没有真正产生所谓的状元;在一个流行符号互动的时代,瓦里村被贴上了“冠军村”的标签,受到了关注和讨论,反映了普通人对社会流动性的渴望,特别是对普通人家庭改变命运的渴望。对于农民家庭的孩子来说,读书改变他们的命运,虽然充满了艰辛和悲伤,却能点亮生活中的希望之灯。

关于“冠军村不能改变自己命运”的论点掩盖了一些人的“卑微和傲慢”情结。事实上,“贫困家庭”、“大学生”和“骄傲的孩子”的概念正表现出越来越复杂的离合关系。那些通过教育实现向上社会流动的农村大学生抱有很高的期望,甚至不切实际的幻想。在高等教育从精英教育向大众教育转型、社会竞争日益激烈的时代,机遇和资源不会立即聚集在农村大学生身上。毕竟,“北田舍郎,幕皇殿”的这种循序渐进的推广只是戏剧中的一个传说,很难成为现实。

通过教育手段,“冠军村”农民家庭的孩子融入城市,这本身就打破了“辍学-打工-结婚-生育-打工”的单一出路和陈规定型的生活,改变了个人甚至家庭的命运。我们当然希望有些人能像郭广昌和刘董强一样回到自己的家乡,但这种“有能力的人”毕竟是少数。那些努力过上更好生活并改变个人和家庭生活生态的农村大学生同样值得尊重。

农民孩子融入城市并不容易。很多时候,他们没有“回馈”家乡的意愿,但是缺乏足够的精力和能力。适应城市的生活方式和文明制度,在工作场所挣扎、抚养孩子、缺乏财富积累和社会资本的农民家庭的孩子往往“没有父亲可为之奋斗”和“没有背景,只有背”。通过“冠军村改变不了命运”来变相贬低和污名化农村大学生的想法,归根结底是一种太难的“道德约束”。

“只要有一个人去上学,这个家庭就有希望”。路遥先生的小说《平凡的世界》生动地描绘了像孙少平这样的贫困学生的形象。对于“冠军村”,虽然农村大学生很难在物质层面上“回馈”家乡,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在精神文化层面上“回馈”家乡。那些从“冠军村”跳出农业部门的大学生,已经成为他们在这个城市学习和奋斗的历史口头流传下来的鼓舞人心的故事。他们有鼓舞人心的精神力量,鼓励更多的农民孩子“外出”。

现代化进程的车轮带来了各种社会流动性;村庄的空心化最终也是社会流动的产物,所以没有必要做出太多太悲伤的解释。要改变空心化村庄的命运,关键在于根据当地情况,找到一条振兴当地村庄的合适途径。农村大学生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提出建议,但他们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些建议上。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批评他们的“无能”,难道不是对农村大学生的一种“支持和杀害”。

农村大学生有着让家乡变得更好的情感愿望,但贡献不是他们的责任和义务。随着社会分工越来越专业化和精细化,农村大学生已经扎根于城市,拥有知识、技术和创新能力等文化资本,为城市的繁荣贡献了光和热。当开放、流动和共享成为不可抗拒的时代潮流时,农村振兴也需要更多具有知识、技术和能力的人参与。只有发展现代农业,培养专业农民,农村才能更有活力。农村振兴不能仅仅依靠这一批农村大学生的力量,而应该实现政府、市场和社会的共同努力。路径依赖将改变村庄命运的希望完全寄托在少数“能人”身上,显然需要重新塑造和更新。(作者:华中师范大学文学学院)

星星美食店



富顺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drsyd.cn 技术支持:富顺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