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顺门户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香港暴徒锯开智慧路灯后 有一个“尴尬”的发现

原标题:尴尬:在暴徒黑进“智能路灯”后,他们发现里面的设备是思科的……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中央电视台和一些香港媒体的报道,一群黑衣人极端分子对香港城市的公共设施进行了又一次丑陋的破坏,昨天在九龙湾拆除了至少两个昂贵的“智能路灯”。

但是让人们更“聪明”的是他们拆掉两个路灯的原因。

因为据媒体报道,这些黑人极端分子之所以破坏这些据说每盏售价约230万港元的路灯,是因为他们相信这些路灯具有“认脸”功能,会拍摄他们在香港街道上被损坏的脸,从而使他们受到法律制裁。

香港特区政府否认这些路灯不具备“人脸识别”功能,不会侵犯个人隐私的谣言。特区政府还谴责这种智能路灯,可以监测城市的空气质量和收集交通信息数据,如非法停车,除了照明,将被肆意摧毁,“这是真的不合理。”

但在过去的几周里,“不可理解”正是我们经常从香港极端分子身上观察到的一种重要“品质”。在拆除“智慧路灯”的问题上,这些极端分子不仅“不讲道理”,而且充分向我们展示了什么是“智力残疾”。

你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当他们销毁这些路灯并拆除里面的设备时,他们很快“不好意思地”发现这些路灯的主要供应商是美国的思科公司和中国台湾省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当地企业。

当然,这群“瘾君子”肯定不愿意接受如此“挨打”。结果,他们为他们的“智力激励”行动编造了更多的谎言。

如下图所示,过去两年一直被西方媒体和反华势力吹捧的香港“香港独立”组织“香港统一”,在其社交账户上散布谣言,称香港智能路灯有一家名为“TickTack Tech”的“蓝牙”设备供应商,是上海一家专门生产智能路灯的公司,也是内地“天网”项目的承包商之一。

在“香港人意愿”的扭曲下,就连香港的“废物青年”也直接宣称香港的智能路灯是内地企业制造的,是内地天网项目的一部分,只有这么小的蓝牙模块。

然而,这家名为“迅科系统有限公司”的香港企业在其官方网站上澄清,它是一家真正的香港企业。本公司的两名股东/董事亦为在香港出生及长大的[香港居民],且从未与任何内地企业拥有任何股权或附属关系。

关于之前出现在公司网站上的上海路灯公司的系统页面,内部人员错误地将与上海公司在其他项目中合作使用的内容与公司官方网站链接,造成误解。

我们还核实了这家香港科技公司,据传是“香港独立”组织的内地企业,以前曾与香港中文大学合作过。当时,香港中文大学的“数据科学与政策研究”中心也在宣布双方合作伙伴关系的文件中表示,该企业是香港智能路灯的先驱之一,学校很高兴成为其合作伙伴。

更有甚者,如果按照这个谣言中“幽灵青年”的逻辑,也就是说,因为有一台原装的由内地企业供应的设备,这种路灯是大量美国设备中的路灯在内地为监视香港而建造的,而且它也是美国思科公司的设备, 美国的“棱镜门”监察计划涉及哪一方面,难道不等于美国在“幽灵青年”的眼中监察香港吗?

然而,“香港独立”组织“香港统一”除了将一家香港企业描绘成内地企业外,还编造了更多的阴谋论。

如下图所示,为了找到绕过思科和其他美国公司作为智能路灯供应商的“尴尬”现实的方法,“香港众源”实际上“硬着头皮”写了关于“原产地”的文章,同时故意强调这些设备是在“中国”制造的。另一方面,它还利用思科和其他美国设备获得的中国“互联网接入许可”,捏造更多“愚蠢”的谣言和阴谋论。言下之意是,这种“许可”意味着内地可以在香港连接和监控这些灯柱。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直在香港支持这些极端分子的台独媒体《自由时报》,在报道香港的路灯柱事件时表现出“罕见”的趋同性。

一向喜欢散布谣言、抹黑大陆的台独媒体,在报告的大部分引述了“香港独立”组织的话,但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在报告的结尾也写道:“有些人质疑,目前的证据似乎并不能证明灯柱有监察功能,他们希望资讯专业人士能站出来为香港人解释部分的功能。”

似乎连“自己人”都认为“香港独立”和极端分子编造的谣言有些不可靠。

但话说回来,在这些“香港独立”以及极端分子在路灯问题上表现出的“智力残疾”和“迫害妄想症”背后,还有一个更令人厌恶的驱动力:西方媒体。

根据我们的观察,西方主流媒体在中国的记者,包括美国《纽约时报》和英国英国广播公司,在过去的两年里写了大量的文章来诋毁中国的智慧城市系统和中国的“天网工程”来打击非法活动。

例如,2017年12月,贵州政府被英国广播公司欺骗。他们认为英国广播公司驻中国记者约翰苏德沃斯是来展示贵州的“天网系统”如何有效打击犯罪分子的,所以他们配合了他的采访工作。但这位正在开展针对中国“政治使命”的诽谤运动的记者写了一篇相反的文章,完全妖魔化了这一制度,并声称这一制度被用来攻击言论自由。

《纽约时报》中国现在的记者也经常在他们的社交媒体上炮制和炒作各种妖魔化中国街道的“摄像机”内容。其中,该报驻上海的科技记者保罗莫祖尔(Paul Mozur)不仅在过去几年里在该报网站和个人推特上发布了大量此类虚假新闻,而且在香港事件中多次“跳来跳去”,歪曲事实。相反,他将西方媒体对香港铁一般事实的“选择性”报道描述为内地媒体的“信息污染”。

但奇怪的是,这些西方媒体在报道中国的监控系统和摄像头时,从未提及有多少街头摸瓷事件已经解决,有多少案件因为摄像头的存在而引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关注。多亏了照相机的帮助,他们取得了的好成绩。例如,在去年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昆山正当防卫案”中,许多网民认为监视的存在为该案提供了很大帮助。

这些西方媒体从未提及中国政府为保护公民隐私在监控和使用问题上不受侵犯而开展的各种立法工作。

因此,在西方媒体对有偏见的报道的持续轰炸和洗脑,以及香港本地“反华”媒体对有偏见的报道的病毒式传播下,更不用说香港人了,许多西方国家的普通人也可能对中国的监控系统、天网系统,甚至智能城市产品如智能路灯有着扭曲的看法。

事实上,由于在中国的西方媒体记者长期以来拒绝“讲道德”,甚至像支付宝这样给中国人民带来极大便利的互联网创新也被他们反复描述为中国政府“监控”其公民的可怕工具。这些报道也开始影响海外公众对中国科技进步的理解。

因此,在抱怨香港极端分子在摧毁智能路灯方面太“弱智”的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是西方媒体垄断和垄断了海外公众的话语权

俺也去我也去五月停停成人网,婷停五月深爱五月激情网



富顺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drsyd.cn 技术支持:富顺门户网 | 网站地图